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走近宋庆龄>其他材料>书信选摘
《宋庆龄年谱长编》有关记载
发布时间:2014-09-30 15:50

《宋庆龄年谱长编》(下)第839页记载:

    1953年2月13日承专机离京回沪。是日为农历除夕,宋庆龄乘专机回上海过春节,因天气原因,飞机在徐州降落,宋庆龄改乘火车回上海。(《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321页)

 

 

《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321页记载:

 

致王安娜

(一九五三年二月二十八日)*

亲爱的安娜:

    请原谅我没有早些回信。我因膀胱炎和坐骨神经痛,再加上到家以后一直咳嗽得很厉害而卧床不起。我没有及时赶来过春节,而是在徐州的火车上过的,完全违背了我的意愿和计划……我本想在阴历除夕给你们大家一个惊喜,可是当我发现我的飞机降落在徐州而不是南京的时候,的确让我吃惊。专机驾驶员接到命令在徐州降落,等天气好转后再续航。我很失望便选择了乘火车回家。唉,这从哪方面讲都是一次不愉快的经历和令所有家里的人扫兴的事。因为家里的人,可以这么说吧,也都备好宴席坐等着我的归来。他们不得不熬夜不睡,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

    星期四我第一次离开房间。我去了一趟办公室,到中福会的三个不同的单位看了看,因为我必须先进行视察,然后才能帮助解决一些李云摆在我面前的问题。去看朋友之前,我有几件杂务要处理。除了他们的几封短信以外,我还没有见到一个朋友,原因是医生嘱咐我要好好休息,因为刚刚经过劳累的旅行,更不用说还经历了五个月的会议和视察①。

    非常感谢你那篮子生姜饼。当时我没有能够写信表示感谢,是因为我正在开会。上午是会议,下午是会议,晚上还是会议,这就是我忙碌的时间表,因此当我回家时,我所能做的就是爬进浴室,滚到床上。但是即使在床上,我也不能休息,还得看各种文件和报告,这些是下次会议前我必须了解的……这就是我每天的任务。而当我到家的时候,我也没有时间打点行装。我来不及吃晚饭,就得去参加晚上九点钟的最后一次会议。打包几乎打到东方发白,而这时已是去飞机场的时间了。当然,这不是说我一直在打点行装。我必须整理出文件,把它们存好,或者把它们归到我要带回来的东西里面……所以你看,我离开上海以后就一直过着这样的生活。当我最终成为一个自由的人时,我会告诉你的。

    顺致最良好的祝愿,并希望你一切顺利!

永远属于你的    宋庆龄

二月二十八日

(据英文原件)

 

①一九五二年九月,宋庆龄离沪赴京。在北京出席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中国人民救济总会工作会议、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与各全国性人民团体联席会议等。十二月,宋庆龄离京赴维也纳出席世界人民和平大会、国际妇联理事会会议,并应邀赴苏联访问。一九五三年二月宋庆龄从北京抵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