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益事业>捐赠之窗
七旬华裔陈辅唐:人生谢幕前尽力助人
发布时间:2009-11-06 14:47

  来源:《中国妇女报》

  4月21日上午,加拿大华裔陈辅唐医生向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捐赠2000万元仪式在宋庆龄故居举行。据悉,这笔捐款将用于设立“宋庆龄贫困大学生助学基金”,从2006年开始,选定包括中央民族大学等国内6所民族大学作为项目实施单位,每所高校每届受助20人,每人每学年将获得3000元的助学金。与以往贫困大学生资助项目不同的是,该助学基金全部用于资助少数民族贫困大学生。

  据介绍,此次捐赠是本金制捐赠,即2000万元存入银行作为本金,每年将其产生的利息用于资助贫困大学生。为顺利完成这次捐赠,73岁高龄的陈老已是第三次赴华,此次专为办理具体捐赠事宜。记者看到,陈老已是两鬓斑白,他手捧捐赠证书感慨地说:“2000万只是一笔小数目,只是我个人财富的一点积累,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帮助社会上需要资助的人们。”为了筹措这2000万元捐赠款,陈老卖掉了自己的豪宅,与妻子搬进了普通的公寓房居住。

  童年的受助经历

  陈老祖籍广东新会,出生于缅甸,青少年时期的经历极富传奇色彩,也正是这段经历对他以后的人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1942年,日本鬼子攻占中缅公路,国民党溃兵败将散落到缅甸乡村,日军到处搜索中国人,一旦发现,格杀勿论。当时正值八月下旬,年仅10岁正在读小学的陈辅唐和家人无处躲藏,只得租一扁舟,漂在茵丽湖上躲避日军的搜捕。后来,是湖边寺院的老和尚和村里的缅甸人救了他们一家。在寺院里,他们有了暂时躲避的地方,老和尚为他剃了头,“哪怕日本人来了,把一家人都杀光了,我也要给你们一家留下一脉骨血。”那个叫梅贝的村子,陈老一家悄悄住了五六年,直到日本人投降为止,他们一家度过了人生最危难的时期。这段受助的日子让爱心、助人的感情在陈老心中生根。

  后来,一家人辗转来到香港,生活渐渐安顿了下来,陈老才有机会重拾已放弃多年的学业。由于没有学校肯收这个超龄的学生,陈老只好选择了一家夜校,加倍努力地学习知识。终于在一年多以后,他考入了英皇学院,并在两年半后顺利毕业。儿时对知识的渴望以及后来的奋斗经历让陈老觉得:只要有心上学的孩子都应该有念书的机会。这也是他回国捐款的原因之一。陈老语重心长地告诉来参加仪式的受赠学生代表们:“为了避免遭受外强的侮辱,我们一定要使祖国强大起来。而要使祖国强大,就一定要有一个良好的环境让青年人读书,学成后也一定要在自己的国土上建设祖国。”

  那套别墅有他二十多年的回忆

  1967年,陈老来到加拿大,他发奋读书,从医科大学毕业后,成为加拿大第三大城市卡尔加里有名的内科医生。1970年,陈老与第一任夫人花了当时的所有积蓄买下了一块约40英亩的地开始建造别墅。陈老与妻子亲自设计、购买材料并参与别墅的建造,最终建成了占地超150平方米、并拥有一个约140平方米车库的三层别墅。

  看着亲手建成的温馨之家,陈老对妻子说:“等我们老了,如果这块地卖掉,希望能帮助中国的教育事业。”妻子欣然赞同,自此这个理想便深深埋在陈老的心里。别墅建成后,陈老和夫人便一起在它的周围种树、挖湖,享受着辛勤劳动带来的愉悦。陈老告诉记者,别墅前的空地大得足够停下100辆车,而别墅周围也有600余棵松树和白杨。别墅里的生活充满了自然的乐趣,夜晚,猫头鹰会在临窗的树枝上不停地唱歌;白天,调皮的小鹿会旁若无人地走近别墅。陈老和夫人就在这幢别墅中度过了26年温馨的生活。

  然而,这幢舒适且记载了陈老宝贵回忆的别墅却被他毅然决然地卖掉了,原因是他要为祖国的教育做一点贡献!

  1999年的一月份,陈老的第一任夫人不幸过世,陈老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中。“看着那幢房子,看着那些树,我就想,我是这么的伤心,而你们却丝毫感觉不到”,谈到这些,陈老的脸上浮现出凝重的悲伤。正是那时,陈老开始打算将别墅卖掉,并将所得的收入用来行善,这也是夫人曾经的心愿。

  卖掉别墅住进普通公寓

  2005年,陈辅唐将这块自己精心经营的别墅区卖给了当地的一位白人,经过两次回中国考察,他将变卖房产后所得到的2000万元人民币全部捐给宋庆龄基金会,自己则住进了一套极为普通的公寓里。

  陈老说:“当我做完这些事的时候,我的心情豁然开朗,我觉得这是对我最好的安慰。”帮助他人得到的快乐安抚了陈老悲痛的心,使他又逐渐看到了生活的阳光。

  陈老对中国文化有着深沉的爱。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他谈到自己虽然身在加拿大,却一直关注着祖国的发展,也常看中央电视台四套和九套节目,自己的中文水平也在电视节目的熏陶下逐渐提高。

  在捐赠仪式上,陈老特别提出了对现任夫人的感谢,他说:“我感谢她的支持,没有她,我办不成这件事情。”陶女士也是华人,与陈老于2001年结婚,她告诉记者,自结婚以来她与陈老连半个钟头也没有分开过,在这5年中陈老对中国的热爱给了她极大的影响。陈老时常饱含深情地与她谈起中国的历史与文化,每当这时陶女士都会对陈老说:“你应该住在中国。”

  西方人往往在身后由他人来处理自己的财产,“我不喜欢这样,我做事总是要跑到前面,不喜欢在后面,我要自己决定财产的处理方式。”陈老说。最初商谈这笔捐赠资金时,宋庆龄基金会曾提出以陈老的名字来命名这项基金,被陈老拒绝了,他说:“我只是在自己的人生谢幕前以个人的微薄之力帮助有需要的人。而宋庆龄女士‘缔造未来’的理念很伟大,也可以激励更多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