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德馨副主席:在纪念爱泼斯坦同志的百年诞辰上的讲话

2015-04-21 13:51

  中国福利会许德馨副主席

  2015年4月17日

各位嘉宾、各位朋友、同志们:

  今天我们在这里聚会,隆重纪念爱泼斯坦同志的百年诞辰,以图片展和新书首发的方式怀念他,追思他,学习他,十分贴切。因为爱老是与新闻、写作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他善于用笔和镜头扑捉信息,表达、阐述与宣传。

  时间过得真快,庆祝爱老九十岁生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一晃十年过去了。

  爱老是我们中国福利会全体同仁很敬重的老领导,我们很怀念他。

  我与爱老的深入接触是从1991年我正式调到中国福利会工作时开始的。

  在我的印象里,爱老对宋庆龄是十分崇敬的,他对宋庆龄所创办的事业发自内心地热爱。

  有几件事,令我印象深刻。一件是,他喜欢让人称呼他"同志"。爱老为人和蔼可亲,不喜欢打官腔,记得我在很多会议的场合下,向大家介绍爱老时,我会习惯地说,这位是爱泼斯坦先生,可是他总是马上纠正,说"是同志"。

  另一件是,他对一年一度的中国福利会执行委员会全会,总是特别认真地对待。不仅保证每次出席,而且积极发言。他对执委会的年度报告,对未来事业的发展规划、对年度工作中存在的问题,都会直率地发表意见,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绝不人云亦云,不打官腔、不违心地说好话,也不说那些听不懂的话。他对自己的发言,非常重视,非常认真,一点不肯马虎。他甚至要求翻译把他每一句的意思都要准确地翻译到位。唯恐与会者曲解了他的意思。

  他发言习惯使用的是英语,但是他听得懂中文。我们的两个外事处长的翻译有时只翻译个大致意思,不准确,而无法让他满意,只要意思不准确,他就会当场打断并且指出。好在中福会好几位副主席都是资深外交家,英文都很棒,粱于藩副主席,总是自告奋勇担任他的现场翻译。

  每当中国福利会讨论推出各项新的工作思路和新的工作计划以及举措时,,爱老经常会向大家发问,这么做,符合不符合宋庆龄的精神?所以,爱老每次在执委会上的发言都给与会者留下深刻印象。

  再有就是,爱老对中福会事业的发展和遇到的困难,由衷地关心和操心。由于他平时很关注我们的工作动态与进程,每次执委会都认真参加,每期工作简报他都看,所以他大致了解我们的想法和困难。爱老经常有与中央领导接触与交谈的机会。每逢这个时候,他都会要求领导多多给予中国福利会关心和支持,还会为中国福利会的发展主动向领导提出一些具体要求。如爱老为我们成立中国福利会出版社之事,多次向有关领导反映,直到批准为止。

  记得有一年,爱老告诉我,过年时将会有机会见到朱镕基总理,问我,你们有什么事需要我帮你们向他提?要早作准备。我们当时刚好遇到民政部不给我会登记、少年宫大修资金缺口很大、儿童剧场因危房和动迁等困境。爱老让我们赶紧把面临的困难写个报告,由他面呈朱总理。朱总理看了信后,很快就协调了国务院十个部门,由民政部牵头到上海来调研,最后为我们解决了在民政部重新登记,下拨1000万元财政专项,维修了少年宫。

  我们中福会的全体同志,上上下下都十分感激爱老。

  在我与爱老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他十分乐观。我还清楚地记得,我们98年到香港举办中国福利会在港成立60周年活动时,他心情十分愉快。一次早饭时,戴爱莲跳起了舞蹈,爱老扔掉拐杖也跟着起舞,我也被他们两位感染,参加了他们的舞蹈。幼马抓拍了这个精彩镜头,还收进了庆祝爱老九十岁的画册里。

  今天,我们纪念爱老诞辰100周年,就要以爱老为榜样,向爱老那样,学习宋庆龄,热爱宋庆龄的事业,愿爱老的精神与我们同在,愿宋庆龄的事业越办越兴旺。

  谢谢大家!

 

(供稿 故居管理中心)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招聘信息| 京ICP备12027846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329
             © 版权: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