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日报:发展西部教育需要整合社会资源

来源:科技日报

本报记者赵雪

虽然近十年来,我国出台了提升西部教育水平的系列措施,使西部在毛入学率、校舍校园建设、图书馆建设、远程教育以及提高教育质量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是,有关专家指出,要想快速全面发展西部教育,不能光靠政府的单一力量,还应该整合社会整体资源。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教育发展战略研究室主任高书国介绍说,他们刚刚完成的《人力资源强国内涵与指标体系研究》显示,我国的人力资源竞争力,在全球58个国家中排位居于第19位,处于第二梯队。分析其原因,他认为,西部农村受教育人口与受教育年限与东、中部地区差距太大,致使西部的劳动力竞争力很低。研究还显示,未来西部将是我国劳动力贡献率最高的地区。“到2020年,我国人力资源的发展总体目标要达到第12—15位,因此我们现在应特别关注西部的教育发展。”

鉴于目前西部教育的资金及师资等仍然存在巨大缺口,中国宋庆龄基金会、西部阳光农村扶贫基金会、21世纪教育研究院以及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2500多家基金会和民间组织,主动承担起支持西部教育的社会责任。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4月10日举行的“中国西部教育研讨会上”,21名来自西部乡村的小学教师及校长代表,介绍了近年来的教学成果。这些教师都曾接受过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开展的“西部园丁培训计划”的培训,这个计划通过“赠与亚洲”机构联系美国星巴克公司,投资150万元,在5年的时间内,聘请国内著名教育专家,对云南、宁夏、陕西、四川、广西、内蒙古及重庆的3000多名小学校长及教师进行了培训。培训不仅让更多的教师成长为自主学习、自主研究的名师型教师,让更多的学校在学校管理、教学水平、教研教改等方面发生了质的变化,也让学生的学习过程成为探究问题的过程,让学生在探究中学会了创造。

据北京师范大学公民社会与地方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徐家良介绍,明年将有更多的国内外基金与民间组织加入到我国发展西部教育的行列。

对此,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秘书长李宁认为:“这些组织虽然聚集了大量的民间资金和力量投入到西部最需要的地方,对政府推动西部教育起到了拾遗补缺及示范作用,但是,作为西部教育项目的实施者,许多基金会和民间团体在问题调查、推出项目、形成专业性操作方面的专业能力还相差甚远,存在着各自为战,项目重复的现象。”因此从公共管理的角度出发,“政府部门与各基金会及民间组织,应将资源进行整合和整体规划,让社会各方在政府的主导及指导之下,在不同的领域发挥各自的力量,将西部输入式教育变为自我发展式教育,让西部教育逐渐演变为公民教育。”

为此,中央财经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温来成建议,在目前国家教育经费投入的基础上,政府应该制定实施政府层面、教育机构以及基金会和民间团体的教育公共管理服务标准体系,并与政府财政转移之付制度挂钩,在确保西部教育投入的同时,建立激励与责任制度,保证西部教育公共服务均等化目标的实现。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陈永明建议,应该尽快制定并有效实施大学毕业生到西部“义务服师役”的政策法规,与民间培训相辅相成,尽快提高西部师资水平。

(本报北京2010年5月12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