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来讲堂·讲述优秀共产党员的故事
未来讲堂|史久镛——外交领域国家利益的忠实捍卫者
发布时间:2021-07-30 08:48

他们从历史中走来,

我们在故事里相遇,

理想信念高于天,

红色精神光耀未来。

点击收听音频

  史久镛,1926年生于浙江。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内忧外患,飘摇动荡。史久镛回忆说:“我从小生活在旧上海英国租界,上中学时日本人完全占领了上海,经过外白渡桥时,经常看到中国人被迫向日本宪兵鞠躬行礼。这种深深的屈辱感,使我常常思考,我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史久镛早年就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获政治学学士学位。他和当时的许多仁人志士一样,痛感“弱国无外交”,立志用知识改变中国积贫积弱的命运。

  1948年底,史久镛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公法系国际法专业学习。1950年11月,他从电视上看到,新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伍修权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言,控诉美帝国主义霸占台湾和侵略朝鲜的罪行。这次演讲犹如一声惊雷,震惊了世界,也在史久镛的心中埋下了一粒“学法报国”的种子。1954年秋,等不及参加毕业典礼,史久镛回国了。

  1980年,史久镛正式担任外交部法律顾问,开启了一段令他引以为豪的经历。凭借在国际法领域的深厚专业功底,史久镛参与新中国大量重大涉外法律问题的处理和涉外诉讼的应对,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学法报国”的信念。

  1997年7月1日零点整,五星红旗在香港特区冉冉升起,亿万中华儿女为之欢欣鼓舞。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包括史久镛在内的许多法律专家们为这一光荣时刻殚精竭虑,夙兴夜寐。

  作为中英联合联络小组中方法律顾问,史久镛潜心钻研有关法律问题,就香港回归涉及的国际条约适用等重大问题提出稳妥的建议,参与设计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意义的法律安排。

  在香港回归谈判过程中,如何处理回归后香港同关税和贸易总协定的关系,成为一个重要法律问题。在英国占领香港期间,香港以英国“殖民地”的身份加入了总协定。当时,一些部门对于中国的“入世”谈判盲目乐观,认为不出一年甚至半年就可成功“入世”,香港应暂时退出协定,待我国“复关”“入世”后与祖国一同加入。秉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史久镛撰写《香港与关税和贸易总协定》万字长文,力陈香港先以自身名义参加关贸总协定的意见,并最终被决策部门采纳。

  “中国近现代史上,关于领土和主权的问题,第一次通过外交谈判来解决,而且这一次不是往外割让领土,而是对领土恢复行使主权。”史久镛说,这是他一生最值得骄傲、最刻骨铭心的经历。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世界互动频繁而深刻,“中国面孔”在国际舞台上日益活跃。1993年,史久镛当选为国际法院法官;2000年,当选为国际法院副院长;2003年2月,当选为国际法院院长,成为国际法院自1946年成立以来首任中国籍院长。

  岛屿归属、海洋划界、非法使用武力、以色列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建隔离墙……在任期间,史久镛审理的案例多达16件,创历任国际法院院长纪录。

  2010年,当史久镛从国际法院卸任之际,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他“致力发挥国际法院在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等领域的角色”,工作“令人钦佩”。

  如今,已逾95岁高龄的史久镛“学法报国”情怀依然热忱。爱国之情,报国之志,历久弥坚。

思考题

  同学们,史久镛爷爷终身“学法报国”,请你结合他的经历,谈谈“爱国之情”与“报国之用”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欢迎同学们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发送到邮箱future@sclf.org,等待你们的心声。

讲述者:郑磊

  北京广播电视台交通广播《1039新闻早报》《交通新闻》《1039都市调查组》主持人。

 

  活动主创

  总策划:杭元祥 范卫平

  策划:王丽颖 王秋

  统筹:胡银芳 裴华

  撰稿:集体

  监制:郝卫群 钱宇 毛蓉蓉

  音频后期制作:天时 洪博 闫乔锋

  融媒体:白钢 洪博 雷杨

  马鹏 宋扬 高磊 朱伟雄

  平面设计:郝毅

  微信制作:雨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