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未来讲堂·讲述优秀共产党员的故事
未来讲堂|樊锦诗——敦煌的女儿
发布时间:2021-07-13 08:55

他们从历史中走来,

我们在故事里相遇,

理想信念高于天,

红色精神光耀未来。

点击收听音频

  樊锦诗,祖籍浙江杭州,1938年出生在北平(今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樊锦诗从小学习成绩不错,中学毕业时考取了北京大学历史系。入学不久分专业时,懵懵懂懂的樊锦诗不假思索就填写了比较艰苦的考古专业。

  1963年毕业分配,北大历史系决定把樊锦诗分配到敦煌工作,考虑到樊锦诗身体不好,又有了男朋友,希望她先去敦煌开展工作,三四年后有毕业生时,再把她替换回来。家里知道后,父亲在给她的信中夹了一封给学校领导的信,提出樊锦诗自幼体弱多病,希望改派她的工作单位。但樊锦诗并没有把父亲的信交给学校领导,而是表示服从分配,去敦煌工作。

  敦煌的石窟艺术使她着迷,生活环境却极为艰苦。住的是土坯房,夜晚用蜡烛照明;喝的是又咸又苦的宕泉河水,洗完晾干的衣服会有白色碱印;吃的是杂粮,没有大米,蔬菜主要是“老三片”,即土豆片、萝卜片、白菜片……如何洗澡是大家避而不谈的秘密。同时,这里的工作人员还要承受与家人长年两地分居。这里的医疗条件落后,身体原本羸弱的樊锦诗甚至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一年夏天,樊锦诗身体不舒服,注射青霉素后浑身发冷,昏睡到深夜醒来,以为自己死了,后用力爬起来,敲隔壁同事的门,请来住所医生,发现是青霉素过敏,差点醒不过来。还有一次去北京出差前输液过敏,导致嘴唇肿胀,喉咙干痛,脸上没有血色,输液的护士吓坏了,赶紧拔了针头,做了脱敏、防休克处理,樊锦诗才渐渐缓过来,身体稍稍稳定,她就又直奔机场出差去了。

  樊锦诗说:“开始我也没想在敦煌待一辈子,可能是命中注定吧,时间越久,越觉得莫高窟了不起,是非凡的宝藏。”

  改革开放后,莫高窟的面貌焕然一新:编制扩大、人才汇聚、条件改善。1987年,莫高窟成为中国第一批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遗产地。

  1998年,樊锦诗出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此时西部大开发、旅游大发展的热潮涌来,莫高窟的游客数量急剧增长,让樊锦诗既高兴又担忧,“洞子看坏了绝对不行,不让游客看也不行。”

  如何让珍贵而脆弱的艺术 “活”得更久,成为樊锦诗日夜都在思考的问题。

  之后,樊锦诗接触到了计算机,于是,已经65岁的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构想——要为每一个洞窟、每一幅壁画、每一尊彩塑建立数字档案,利用数字技术让莫高窟“容颜永驻”。

  在樊锦诗的推动下,敦煌研究院形成了一整套先进的数字影像拍摄、色彩矫正、数字图片拼图和储存等敦煌壁画数字化保存技术,制定了文物数字化保护标准体系。

  樊锦诗曾为《敦煌:众人受到召唤》写序:与千年洞窟相比,人的一生非常短暂,我们能在短暂的一生中与敦煌相伴,为保护莫高窟尽一份绵薄之力,就是极大的幸福。

  在敦煌研究院里有一座名为“青春”的雕塑,一位短发少女拿着草帽,身体微微前倾,意气风发,雕塑的原型就是初到敦煌的樊锦诗。

  樊锦诗用执着和坚守,谱写了一个文物工作者的平凡与伟大。这座雕像生动地诠释着青春的价值与奉献的意义。

思考题

  同学们,请在网上搜索一下敦煌研究院里那座名为“青春”的雕塑,并思索如何才能让无价的青春年华更具光彩?

  欢迎同学们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发送到邮箱future@sclf.org,等待你们的心声。

讲述者:周小芳

  北京广播电视台卡酷卫视副总监,播音指导,北京市播音主持系列高级职称评委、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评员。中国新闻奖获得者,第二十九届奥运会火炬手,北京市首届“四个一批”优秀人才。

 

  活动主创

  总策划:杭元祥 范卫平

  策划:王丽颖 王秋

  统筹:胡银芳 裴华

  撰稿:集体

  监制:郝卫群 钱宇 毛蓉蓉

  音频后期制作:天时 洪博 闫乔锋

  融媒体:白钢 洪博 雷杨 马鹏 宋扬 高磊 朱伟雄

  平面设计:郝毅

  微信制作:雨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