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讲堂|崔颢《黄鹤楼》 诵读:任亚明
首页>未来讲堂·名家诵读
未来讲堂|崔颢《黄鹤楼》 诵读:任亚明
发布时间:2021-01-06 08:41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有声阅读委员会携手推出“未来讲堂”古诗词名家诵读系列活动,邀请百位名家诵读赏析百首经典古诗词,把最经典的古诗词与最优美的声音有机结合,让广大青少年感受古诗词的力量与芬芳,在吟诵鉴赏中志存高远、陶冶情操。让我们传承经典,引领未来!

  今天,由朗诵艺术家任亚明老师为大家带来唐代诗人崔颢的作品《黄鹤楼》。

点击收看

黄鹤楼

作者|崔颢(唐)  诵读|任亚明

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

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

作品赏析

作品赏析撰稿人|冯倾城

  作者崔颢(704-754),汴州(今河南开封市)人,唐朝著名诗人,唐玄宗开元十一年(公元723年)登进士第。曾任太仆寺丞,官终尚书司勋员外郎。秉性耿直,才思敏捷,作品以边塞诗著称,诗风慷慨豪迈,雄浑奔放,风骨凛然。

  《黄鹤楼》一诗震慑古今,其具体创作时间未能确证。传说古代仙人子安乘黄鹤过此;又传说费祎登仙驾鹤于此。诗人登临黄鹤楼,在楼上远眺美好的景色,触景生情,愁思与诗兴交集,创作了这首吊古怀乡的千秋第一绝唱。

  诗中前两句的首联“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写昔日的仙人已乘着黄鹤飞去,这地方徒然留下了黄鹤楼。此处巧用仙人乘鹤归去的典故带出黄鹤楼,也反映出诗人慕名前来,惜仙人已驾鹤而去,不禁怅然若失。诗人似也希望登临黄鹤远赴的仙境,故对仙人和黄鹤无情地先行离去感到无奈。

  第三、四句的颔联“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写黄鹤一去再没有重回故地,千百年来只有白云悠悠飘荡。承接前两句诗意,借写鹤去楼空,仙踪杳然,沧海桑田,人间倏忽千年,只有那天上悠然的白云亘古不变,藉以抒发世事如烟、是非成败转头空的人生感叹,也寄寓了诗人生不逢时、时不我待的感伤。此处“黄鹤”对“白云”,“一去”对“千载”,“不复返”对“空悠悠”,对仗贴切灵动。上联的“黄鹤”,既指神话中的仙鹤,也暗喻岁月和世事,都是“一去不复返”。下联的“白云”“空悠悠”两个词组,使空间由一地的黄鹤楼,扩阔到整个广袤的宇宙;“千载”两字,竟使时间由历史坐标的一个定点,上下纵横到无限。因时空感的无限延伸,诗人情思远驰,神游物外,似拟为其灵思寻找安顿之所。 

  第五、六句的颈联“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写晴空下隔江相望,汉阳原野上的树木清晰可见,也能看到江上芳草碧绿繁茂的鹦鹉洲。此处“晴川”对“芳草”,“历历”对“萋萋”,“汉阳树”对“鹦鹉洲”,对仗词工意丽。诗人似是笔锋一转,由神话中虚幻的仙人、黄鹤,转写眼前所见的实物,这本也是诗人登楼观景所得,故神思也由驰骋想象的域外回到了现实的世界。此联如为全诗素描着色,镶金嵌玉,也为尾联作一巧妙的铺垫。  

  最后两句的尾联“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写暮色四合,遥望远方,不知故乡在何处?只见雾霭如烟笼罩江面,给诗人捎来了浓浓的愁绪。由前句的“晴川”,到此处的“日暮”,可见诗人在黄鹤楼已然逗留一些时光,由阳光普照到日落黄昏。天色已晚,倦鸟归巢,游子思归,可天下游子的故乡又在何处呢?全诗以“愁”字结束,坦率地表达了日暮之际诗人准备离开黄鹤楼时的心情,同时又遥相呼应了首联和颔联的情绪暗喻,以委婉的伏笔透露层层叠加的乡愁。然而,这“愁”并不因全诗结束而停止,它仿佛在读者的心间、甚至在宇宙间悠悠蔓延,让人感到余韵无穷。

  此诗如惊雷闪电,飘逸不群,音谐色美,不为律缚,浑若天成。“空”字的循环,益显诗人旷世的孤寂感;“黄鹤”一词的重复,是诗人孜孜求道的心理反射。诗中情景交融神妙,意境空明深远,表达了两重乡愁:第一重是断肠人在天涯的“游子的乡愁”;第二重是灵魂的乡愁,诗人心系苍生,希望施展抱负,灵魂获得安顿的一种“哲性的乡愁”。历代名家点评此诗,指其气格音调,千载独步,严羽在《沧浪诗话》中更说:“唐人七言律诗,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

诵读人介绍

  任亚明,朗诵艺术家,配音演员,第四届全国十大诵读艺术家,北京市第十届春燕杯最佳配音演员,北京语言学会朗诵与演唱专业委员会会员。为各类影视剧配音近万部集,并在几百部集影视剧中为伟人配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