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有话说(四十)冯俐《让更多人,尤其是孩子们“认识”宋先生——儿童剧<宋妈妈>创作谈》
首页>理事>理事关注
理事有话说(四十)冯俐《让更多人,尤其是孩子们“认识”宋先生——儿童剧<宋妈妈>创作谈》
发布时间:2022-02-10 16:33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理事 冯俐

  2021年12月,我荣幸地当选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第八届理事会理事。2022年1月27日,在理事微信群里,得知这一天是宋庆龄先生诞辰129周年,禁不住在群里发了两条消息:一是我所供职的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剧场照片,上面有宋庆龄先生于1961年亲笔题字的“中国儿童剧场”字样;二是发表于《剧本》杂志2021年第六期的我的这篇《宋妈妈》剧本创作谈。我正是因为创作这部儿童剧作品,才真正了解了宋庆龄先生,这位二十世纪伟大女性。希望不久的将来,这部戏可以让更多人,包括未来一代又一代中国的少年儿童,认识这位伟大的“祖母”!

  2019年底,我接到中福会儿童艺术剧院院长蔡金萍老师的邀约,请我为中福会儿艺写一部关于宋庆龄的儿童剧,我欣然答应。我当然知道中国的儿童戏剧是宋庆龄亲手开创的事业,也知道新中国几乎所有的儿童妇女事业都是宋庆龄开创的:第一个儿童剧团、第一个少年宫、第一个幼儿园,包括她以自己获得的斯大林和平奖奖金创办的第一个妇幼保健院……

  新冠疫情令我去上海参观纪念馆、搜集资料的计划落空。2020年四五月份,中福会儿艺的赵金元老师和金野路开始帮我寄资料来,各种书籍一箱一箱地带着消毒酒精的气味到了我的手上,我却在资料的阅读中迷失。“宋庆龄是在我们这个使世界发生天翻地覆变化的20世纪中一位杰出的妇女。她的漫长的一生几乎绵延了整个世纪。她同这个世纪的中国和国际上的许多重大事件都有联系”(爱泼斯坦语)。的确,近百年来,中国人无人不知宋庆龄的名字,从她毕生践行孙中山先生的政治理想,始终于中国共产党站在一起,为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奋斗;到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保卫中国同盟、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从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源源不断地为解放区根据地争取国际援助、雪里送炭,到促成白求恩、柯棣华、斯诺、马海德等国际友人来中国加入抗战;从救济灾民的慈善事业到对妇女儿童事业的开创;她是曾经的“国母”,新中国的国家领导人、名誉国家主席……然而,许多史实、许多评价、许多事迹,却都无法令这样一个人物在我心中很快地“生动”起来,化作儿童剧中的人物形象。

  六七月份,我在国家重大文化活动中参与主创的工作密度不断加强,同时开始主持中国儿艺全面工作,疫情尚未过去,剧院两部新戏在同步创作,防疫工作仍是每天的重中之重,半年多没有演出,一百多位一线演员、舞美人员的生活问题摆在眼前,各种事务性工作需要边学边干……我打算放弃这次尚没有找到感觉的创作。打电话给蔡金萍院长身后的“始作俑”者罗怀臻老师探推辞,却被罗老师用了许多鼓励的话“拒绝”了。因为一贯不肯做“应人、误人”的事情,只好继续列书单。中福会儿艺的赵金元老师和金野路已经在向上海宋庆龄研究会的薛潮会长打借书条了……

  终于有一天,所有点点滴滴的感受开始在夜以继日的阅读之后汇聚,一个遥远的、美丽的、温柔的身影,终于向我走来,越走越近,直到可以看到她的音容笑貌、可以感受到她的喜怒哀乐。之前看过的所有材料中的文字,都有了“形象意义”;所有评价式的语言都变得如此具体:“她是爱的化身,是将爱洒满人间的天使。在人们最需要关怀、同情、爱护和支援的时候,她总是出现在人们中间。她爱正义,爱和平、爱人才、爱儿童……她是高尚、纯洁、伟大的灵魂的象征”(《宋庆龄的掌上名珠》)。

  少女时代的她在美国为辛亥革命胜利写下《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一文的襟怀和眼光,童话故事《四个小点》传达出的浪漫和善良;她对斯诺笔下为与孙中山结婚,而被父母锁起来不得不翻窗逃走的情节的纠正:我的父母怎么会这么愚昧,离开家的早晨自己曾在门口驻足,看到母亲的窗户开着,母亲在窗后无言地目送……这份真实和细腻;她与保姆李燕娥全无高低贵贱之分的友爱,甚至亲手为去世的保姆设计墓碑,最后自己与李燕娥以同样的墓碑共同常眠于父母陵墓的两侧,如此彻底的平等和高贵的灵魂;在上海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解放前夕,为了给更多孩子提供生存学习条件,她夜以继日地募集善款,向每一个哪怕只捐了五美元的朋友写信致谢;她一次次为救济灾民举办慈善舞会,为卖掉一张一张福利券喊到声音嘶哑;时隔许多年,盟军离开中国时,她收养了一位美国军官的小狗,居然她会以小狗的语气给它的原主人写信,告诉自己刚刚打了疫苗并且正在被“那个女人”(现在的女主人)训练“纪律”;她每年春节都会在自己的寓所招待所有工作人员的孩子,用糖果还有她自己亲手画的彩蛋;知道一位工作人员在为老家盖不起房子发愁,她居然亲手画了一张小房子的画儿,当作新年礼物送给工作人员;文革期间,中福会儿艺面临被解散,她不能出面说话却让司机开车来到儿艺门口,轻轻地摇下车窗,又轻轻离去,但这趟意味深长地“轻轻地来过”保住了这个剧院;为了被遣散到外地的中福会艺术家,她想尽办法……我又去读当年她选定的第一部儿童剧《表》的原小说,去读她当年为《黑母鸡》(作者是托尔斯泰的舅舅)译本写的序言,领会着她的用心和为了孩子的冲动和焦虑;我去读叶圣陶先生当年的童话集,去感受她所面对的孩子们的处境;我还托年轻同事在网上买到了一本文物级的小册子:张石川当年创作的儿童剧《小先生》剧本,感受着她在上海首创的儿童图书阅览室、儿童福利站的情状……我终于“认识”了这位浪漫、率真、执拗,坚毅、温柔甚至活泼、调皮、令人吃惊又令人感动不已的、真实地活出自我、更将全部生命付予一个“爱”字的伟大女性。

  宋庆龄先生一生最深切的爱和关怀在于儿童,她终生葆持着纯净童心,也终生散发着母爱的光辉。她从二十多岁直到生命最后,为孩子们所想所说的话语,依然在引领着今天的儿童事业。她更是共和国儿童事业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今天的人们(曾经的孩子和现在的孩子们),依然享受着她的福泽,人们应该像我一样地认识她、铭记她。

  这部作品中的五个人物是有原型的:宋庆龄、李燕娥、孟欣(其实是廖梦醒的原型,但我用了化名——来自任德耀先生儿童剧剧剧作《宋庆龄和她的孩子们》中同一原型人物的化名,是为致敬之意)、任德耀、张石流。之外所有的孩子形象都是虚构的。但我要说的是:剧中宋庆龄的台词,80%出自她的书信、文章、讲话中的原文。而其他所有剧中人物的言行、剧中的情节,甚至包括剧中宋庆龄的表情、神态,亦80%以上有史料依据。这一切,都完全溶入并支撑了我的艺术想象。

  本剧聚焦在1946年到建国初年,重点落在“儿童图书阅览室”“儿童福利站”和“儿童剧团”上。剧本循着宋庆龄的情感线索,在一个相对集中的时间中,将真实人物和虚构人物相结合,打开时空局限,在现有史实、史料基础上,去驰聘想象。在舞台上再现一位温柔慈爱的母亲化身的“形”与“神”。宋庆龄先生为苦难中的孩子们、为中国的“未来”所做的一切,感天动地。

  从构思到写作的全部过程中,我没有一刻敢忘记这是一部儿童剧!最好的儿童剧首先要让孩子们爱看、能看懂,其次要有足够的厚度,让成年人从中获得足够的审美和精神需求。至少我是这样努力着的,以我充满了热情的强烈冲动,努力着带领孩子和家长们,一起来感同身受地“认识”这位早已离开我们、却造福了我们、应该被我们铭记的宋庆龄先生。

  一部儿童戏剧可以给孩子们的最好的东西,不是许多知识和许多概念,而是能够带领他们去认识一个人、一群人、一个时代、一种生活……为他们打开一扇窗、指给他们一个崭新的领域,令他们从此对看到过的一切产生情感和兴趣,并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不断想起、不断自觉自发地去探索……

(作者:冯俐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中国儿童戏剧研究会会长 供稿:理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