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有话说(三十九)孙晓燕《初心所系 必得始终》
首页>理事>理事关注
理事有话说(三十九)孙晓燕《初心所系 必得始终》
发布时间:2022-01-13 08:48

  父亲孙平化亲历并参与推动过新中国中日关系的历史车轮,被载入史册。五十年来,那段历史除成为学者们的研究课题,几乎每逢纪念年份也都会被重提,温故知新以为中日关系的走向提供思考角度。坦率说我并未亲历那些历史时刻,和我的许多同龄人一样,那时我还在插队。中日关系并非信口开河就能说得出的,历史的形成既有必然也有偶然,走在其中的人们始终严守初心、研判动态、开拓道路,只能是我聆听亲历者们讲述、充实自己的中日交往。亲历了那段历史的先辈们还有人在。但孙平化基金的24年历史我是全程亲历的,留下我的亲历,也是责任。

  孙平化基金的“官称”实在是有点长: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孙平化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主办单位、专项内容,20个字,无法省去一字。多年来我已习惯称孙平化基金,或者索性简化为孙基金。基金和稿费很微薄,凑在一起不到一百万。但父亲不嫌少,当时年收入万元尚不普遍,“万元户”正是政府表彰、社会崇敬的对象,有了百万元自然是巨款。再者,当时中日友协孙会长的工资还没过千元,百万足矣令他“梦想”一番的。

  此前,日本茨城县日中友协的朋友们提议并集资建立孙平化文库以纪念1992年父亲获得日本政府颁发的勋章,父亲将文库设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日本研究中心,并将自己珍藏的日文图书也捐给文库供社会化使用。恰好老朋友小西甚右卫门和大平正芳前首相也按日本习俗在北外日研中心设立了个人文库,三好友的书籍内容互补还能比邻作伴,父亲很满意。之后将未用捐款一并交给日研中心用于充实文库,1996年再将赴日演讲等收入捐北外日研中心设立学术奖励基金。

  1997年7月,父亲临终前得知将获日本国际交流基金奖,便格外惦记起来,希望充实北外日研中心的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当时的日研中心主任严安生老师(学术作品在日本屡获大奖,中国日语教育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曾任孙平化基金管委会委员,也是我就读北外时的任课老师)非常耐心地说明了基金运营的法规,基金放在日研中心无法实施基金管理。父亲时间已不多,我代他登门求助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宋庆龄基金会表示,百万元左右按规定可在基金会设立专项基金。专题的名目在孙平化来说不费思索,他捐书建文库、去北大和北外讲课,无一不是源自学术研究初心,他认为中日关系风风雨雨几十年,接下来的发展必须建立在相互深入了解的基础上,学术研究是不可或缺的角度。得到宋庆龄基金会的明确答复和全力支持后,父亲虽已进入病危状态,但终于可以在一息尚存时办理捐赠遗嘱。同时北外日研中心表示,此前已接受的父亲捐款待孙平化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正式成立即向基金会履行捐赠手续。

  1997年8月5日,父亲已无法进食、起身,神智清晰度逐渐丧失,宋庆龄基金会、北外日研中心及公证处相关人员赶到北京医院病房,共同见证父亲与北外日研中心主任严安生老师、副主任徐一平老师签署此前父亲和北外日研中心已审阅过的公证书。父亲的病情已十分危重,手眼功能似乎已先于意识走上天堂路,“孙平化”三个字足足写了20分钟才聚齐了所有笔划,歪七扭八。我自信懂他,但那20分钟他的坚持和坚定至今另我难以置信。父亲多少是通些书法的,有点旧时家乡私塾积累的童子功,与日本朋友交往中没少写字赠言,在朋友中也算是小有口碑。相比之下留在捐赠遗嘱上的这个亲笔签名堪称他一生最差的书法,但毫无疑问是最震撼的绝笔。10天后,8月15日孙平化故世。

  孙平化基金的设立随即启动。1997年9月26日,时任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主席黄华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成立孙平化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11月我母亲及北外日研中心分别向宋庆龄基金会履行捐款的法律手续。同时基金管理委员会成立,由宋庆龄基金会代表2名、北外日研中心代表2名及我(捐赠人指定个人代表)5人组成。已经离休的原文化部副部长、宋庆龄基金会副主席、资深中日关系研究专家刘德有先生欣然接受管委会主任一职。

  管委会第一次会议决议为孙平化基金的发展定调。刘德有主任的话令我记忆尤新:中国应该形成基于五千年中华文化底蕴的自己的日本学研究,不应只是日本的日本学研究的亚流。管委会制定了孙平化基金的奖励范围:人文科学领域的、中国的学术机构的、五十岁以下学者。刘德有先生五十年代初和父亲同时走上中日关系的拓荒路,父亲终其一生称刘德有先生为小刘。刘德有先生了解父亲之深,充分体现在了他对孙平化基金的发展思路上,在我看来完全是父亲所想,事实上也成为孙平化基金24年来遵循的初心。

  孙平化基金1998年开始第一届颁奖,之后每两年一届,第三届至今每三年颁奖一次。这是管委会在摸索中听取专家意见,考虑日本学研究界50岁以下中青年学者研究成果数量的积累,形成的最佳周期。循序渐进、稳扎稳打、不因中日关系遇困境而不为、不为知名度刻意抢风头,为孙平化基金创造出了足够严谨的治学空间。孙平化基金自成立以来,申报作品规模和社会关注度一直呈现小幅增长、逐届上升的稳步发展趋势,至第八届和第九届,申报规模和关注报道孙平化基金的媒体和网站数量都实现强劲增长。

  孙平化基金本金微薄,获奖奖金十分有限,申报者们期待的唯有学术上的成长,所以申报学者逐届俱增。宋庆龄基金会是高规格、国内外影响力深厚的平台,宋庆龄基金会的高度重视和全方位支持保证了孙平化基金的评审和颁奖活动的高规格高起点。孙平化基金从起步就坚持商请国内日本学研究多领域高水平专家组成评审团队。这里所以使用“商请”一词,无疑是由于孙平化基金不可能以市场价格邀请专家。值得所有参与过申报的中青年学者必须铭记的是,享誉中国日本学研究界的专家学者们,参加孙平化基金初期的评审是免费的,堪称学界志愿者天团。之后在宋庆龄基金会的支持下虽然对专家们的评审支付劳务费,但远达不到社会上公认的“行情”标准。他们的成就是孙平化基金学术水平的保障,而他们的无私付出更是令人肃然起敬。九届以来总计84名获奖者以自己的作品和日后在学术领域的表现回报园丁们的初心。宋庆龄基金会领导亲自过问历届颁奖活动,邀请多位国家领导人出席颁奖仪式,还曾邀请到三位日本前首相、数位日本驻华大使出席并颁奖。高规格嘉宾的见证给年轻的获奖者们留下难忘记忆,成为他们在学术道路上不断进取的动力之一。今天,孙平化基金的早期获奖人不少已是硕士、博士导师,而第九届的获奖者中已出现八零后面孔。

  孙平化基金自起步起,评审专家、申报学者、管委会成员、宋庆龄基金会乃至所有直接间接的相关人员不约而同的严守公平公正公开的基金运营原则,九次评审结果从未发生过社会性“信任危机”。学海无涯没有捷径,评审专家们遵守规则严格把关是他们对社会的最好交代,也是对申报者乃至所有后辈学者们最好的引领。

  中日关系出现困局时曾有人提出孙平化基金何不多些针对性文章。紧贴时局的研究固然实用性强,还大有可能振聋发聩博人眼球,名噪一时的可能也不是没有。但孙平化基金的定位毕竟是学术而不是智囊,国际时局的走向不会以一国意志为转移,厚重的研究积累才可能为时局研判提供深入思考的角度。孙平化基金九届以来的84部获奖作品涵盖历史、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语言文学、学术类译著等社会科学各个领域,比如日本古代经典《源氏物语》研究、清末民初中日教育领域状态、近年日本经济探索、日语语法的深度分析、日本茶道文化的解读等等。任何国家都是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由这些方方面面的因素构成独特国情的,以社会科学的严谨态度深入研究解读正是孙平化等一代过来人期待的,他们比任何人都希望后人借鉴老一辈经验的同时弥补老一辈未及做足之处。对于后人,是初心更是使命。

  多年来我总期待孙平化基金除得到学者们关注也能得到资金支持,固然没有过敲锣打鼓四处集资,但自以为24年的发展成果摆在哪儿,足以替代一切集资宣传活动。期待社会资金加入时可将孙平化个人名字命名的基金改称为中国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这也算是我的梦想吧。

  孙平化基金致力于中国日本学研究人才的培养,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见树木成林。然而“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善医者无煌煌之名”,不忘初心、不计名利、持之以恒,必得始终。

  2022年我将步入古稀之年,不敢说还能跟随孙平化基金再走24年,但只要一息尚存肯定走在前行的路上。我相信中国已形成自己的日本学研究队伍,孙平化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未来可期。

  衷心感谢中国宋庆龄基金会,感谢北京外国语大学日本学研究中心,感谢孙平化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管理委员会历任主任和委员们,感谢孙平化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历届专家委员会的专家学者们,感谢所有申报作品的中青年学者。

(作者:孙晓燕 供稿:理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