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事>理事关注
理事有话说(二十四)张飙《加上“中国”二字的过程》
发布时间:2020-10-28 11:04

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理事  张飙

  2006年的一天,时任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叱利群同志找到我,希望我帮助找位书法家写两个字:中国。事情不大,字数不多,但是要求很高,难度很大。因为这两个字要和后面的已经有了的“宋庆龄基金会”这几个字“融为一体”。

  宋庆龄基金会是中国大陆唯一一家以已故国家领导人名字命名的基金会,而且是在邓小平同志倡导下成立的。1982年5月成立的时候,定名为“纪念宋庆龄国家名誉主席儿童科学公园基金会”,简称为“宋庆龄基金会”。2005年9月,经第五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更名为“中国宋庆龄基金会”。那么,书写的会名前面就要加上“中国”二字了。

  叱利群解释说,也有过找人重新写会名,或者就用印刷体、电脑体作会名的提议,但是大家不赞成。因为原来的“宋庆龄基金会”几个字(据她说是当年请赵朴初先生写的),端庄大气,神韵天成,实在令人喜爱。而且,这些年来已经深入人心,在社会上很有影响,成为宋庆龄基金会的一种文化标志,如果不用了,割舍不下。

  那么,就只有一种办法,找人添上这“中国”二字。于是,叱利群就找到我,希望我帮助找书法家。

  说起来,我认识叱利群已经很多年了。第一次见到她,还是1975年的冬天。当时在共青团四川省委宣传部工作的我,到安县印刷厂联系印刷宣传材料,她当时是四川省安县团县委副书记,还兼着白溪公社党委副书记。四川没有暖气,冬天很冷。到现在我还记得我、她和团县委的同志晚上一边烤火,一边谈青年工作的情景。后来她建议,和团省委来的同志联欢,而且她带头唱歌。那时候没有什么卡拉OK,大家都是清唱。团县委的一个干部对我说,我们叱书记可活跃了,像一团火,走到哪里都能够把青年团结起来,发动起来。

  1978年我们同时进京,她到了团中央机关,我到了中国青年报。再后来,她是宋庆龄基金会的领导,我也成了宋庆龄基金会的理事。她交办的事情,我一定要办好。

  我先认真看了基金会的牌匾会名,觉得有颜体的风格。再仔细琢磨有哪些书法家的楷书和这个风格相像。当然,还得比较认真,不计得失才行。因为一来,写好了也不能署书法家的名,无名可言;二来基金会明确说了是义务写,无利可图。思来想去最后觉得请张有清先生来写比较合适。

  张有清先生很小的时候就酷爱书法,隶书、楷书、魏碑都有建树。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他的作品多次入选全国书法展、全国中青年书法展。更重要的是他办事认真,不计得失。我想他完成这个任务应该比较轻松。

  可是他虽然很痛快地接受了任务,却没感到轻松。相反。他说,很有压力,因为和已经有的字“融为一体”,实在不容易。

  有清先生确实认真。他花了比较长的时间来临写“宋庆龄基金会”原来的几个字,细找感觉;又找了很多赵朴老的书法资料揣摩,而且到宋庆龄故居去参观了几次,感受氛围。觉得差不多了才开始动笔。写了很多次,终于有一件比较满意。他把这两个字交给我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当叱利群把带有中国二字的“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会名拿给别人看时,没有一个人说不协调。拿给外人看,让看哪个字是后加的,也没人能挑出来。“融为一体”,成功了!

  日月如梭,转眼14年过去了。近日,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的同志让我把这件事情写一下,在写的过程中,很多事情都回忆起来了。只是叱利群同志2012年已经因病逝世,只有59岁,太可惜了。

  写下这个短文,也是对叱利群同志的一种怀念。同时,也是对张有清先生的感谢。

(作者:张飙 供稿:理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