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事>理事关注
理事有话说(一)丘树宏《“庆龄文化”说——纪念宋庆龄先生诞辰126周年》
发布时间:2019-12-03 14:24

  宋庆龄先生是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伟大的女性之一。这是毫无疑义的。

  然而,对于庆龄先生的伟大性,人们一直都是主要从政治上去考量,包括先生对国家、民族和人类所作出的卓越贡献去考量;或者主要从先生的壮丽人生去评价,包括她与国家、民族和人类命运的不凡关系去评价。诚然,所有这些,都是我们认识先生、评价先生的最关键、最核心的要素。

  但是笔者觉得仅仅这样还不够,甚至说远远不够。在笔者看来,随着时间的变迁、历史的沉淀,庆龄先生走过的人生道路,先生所倡导的思想和主张,先生留下来的精神和品质,可以凝练提升到更高的层面。这是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是不是还可以提升到文化层面?笔者以为,主要包括如下几个主要内容:

  伟大的爱国主义。庆龄先生自小就到了美国留学,主要接受了西方文化的教育。她很早就看到了中国的落后并且感到焦虑和愤慨,但她没有丝毫的民族自卑。她十分主张向西方国家学习,但她绝不赞同要接受外国的领导和监督。庆龄先生刚刚进入青年时期在就读的美国大学发表的文章中,其中最突出的就是爱国主义。这一点在辛亥革命成功后她所写的《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事件》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此后的岁月中,无论国家和民族是处于一时状态平和,或者是处于艰难困苦以至危亡险境中,庆龄先生浸透着血浓的民族情感的爱国主义,一直态度鲜明、坚贞不渝。

  伟大的正义品质。法国著名作家曾经这样评价庆龄先生:她从外表看来是一朵柔美的花,在内心则是一头无畏的狮子。先生的美丽儒雅、淡定自若,让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如坐春风。然而在她平和静美的内心深处,先生却是一个原则坚定、坚持自我,疾恶如仇、爱憎分明的人。先生领导成立的“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及其运作与贡献,高高矗起了先生伟岸的身影。无论对于政治,对于社会,还是对于亲友,庆龄先生都将正义作为旗帜和标杆,坚持人民至上、将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正因为如此,先生才从内心深处放射出一种百折不挠的强大力量。

  伟大的博爱襟怀。博爱,是庆龄先生最显著的文化品质。这一品质,高度集中体现在先生创立的“保卫中国同盟”和后来更名为“中国福利会”的巨大贡献和影响力中。以正义的名义,先生将毕生的爱交付给了追求国家和民族解放事业的政党和革命;以生命的名义,先生将毕生的爱献给了全民族的妇女和儿童发展事业;以和平的名义,先生将毕生的爱献给了国际友谊和全人类的和平事业。

  伟大的现代意识。这是体现在庆龄先生身上十分珍贵的文化特质,这一点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至为难得,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一百多年前的当时,庆龄先生和中山先生都属于最现代化的中国人,同时又是现代爱国者,因此他们才成为始终不渝的革命伴侣。如何使积贫积弱的国家和人民富强起来,赶上甚至超过发达国家,这种现代意识才产生“振兴中华”的梦想并在这个伟大的目标中紧紧站在一起。

  作为一种定义的庆龄文化,它包含了庆龄先生的人生历程、苦难辉煌,包含了庆龄先生的思想主张、性格品质,也包含了庆龄先生的文化贡献。随着时空的变化,当以上各个相对独立、更彼此联系的方面高度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就沉淀和提升成了一种文化,并以遗存和生发的方式,成为庆龄先生生命的最高意义,它将永远地浸润和影响着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进而延伸和演绎成为宝贵的人文遗产。

(作者:丘树宏  供稿 理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