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了一趟新疆,想看看那里的青训是什么模样

2017-10-31 09:05

  来源:懂球帝网站

  作者:雷杰深 万狼之狼

  长久以来,一提到新疆足球就会引起极大的争议。有人认为新疆足球近年来在青少年赛事中成绩斐然,未来可期。但也有人持相反意见,认为新疆球员技术粗糙,在青少年阶段是靠身体出成绩。为了了解新疆足球青训的真实现状,懂球帝花费一个月的时间,从天津到新疆采访了众多新疆足球从业者,以期了解新疆足球青训真实现状。希望本文可以引发更多人对新疆足球发展的探讨、关注。

  新天才老故事

  2017年5月17日晚,在对阵匈牙利U19的熊猫杯比赛中,国青阵中的维吾尔族前锋叶尔凡攻入了一粒惊天侧钩。这是一粒漂亮的进球,但更重要的是这是一记带来希望的进球——尽管最终国青1-4不敌匈牙利,但叶尔凡的出色表现让人对国足未来的锋线充满期待。此外,叶尔凡维吾尔族的球员身份也让人欣喜不已,历来新疆足球都被看作是中国足球版图的“富矿”,叶尔凡的横空出世证明了这座“富矿”值得人们继续期待。

  其实这并不是新疆足球第一次带给人们惊喜,类似的故事总在不断上演。

  在叶尔凡攻入那记精彩的侧钩前六年零三个月,时年20岁的维吾尔族球员买提江被任命为了国奥队队长。比叶尔凡大了8岁的买提江,彼时同样是国人眼中的希望之星,他不但是国奥队长,更收到了来自阿贾克斯的试训邀请,这让国内球迷兴奋不已。

  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买提江之后的发展并不算太顺利,没有达到当年人们期待的高度。但他也并没有从公众视野里消失,相反一直在中超球队效力。本赛季效力于天津泰达的买提江,在施蒂利克执掌球队后从边后卫改踢后腰,几轮比赛下来表现抢眼,再次让人们看到了当年鲁能足校教练员范学伟口中那个“具备相当技术功底的工兵型球员”的买提江。

国奥时期的买提江

  出道于杭州绿城的巴力,同样曾是一名被寄予厚望的球员,现在他效力于中甲球队青岛黄海。而巴力也和叶尔凡一样,毕业于新疆宋庆龄足校。

  新希望老困难

  在叶尔凡一球成名后两个月,他回归新疆宋庆龄足校备战即将到来的全运会赛事,此前他已经和队友一起为新疆队拿下了U18年龄段男足决赛圈资格。新疆宋庆龄足校位于乌鲁木齐赛马场路,这座新疆足球最高学府的建筑规模远比其名头要小,四五片球场外加一座宿舍楼、一座办公楼和一个食堂,这就是新疆宋庆龄足校的全部。在远处天山山脉的遥映下,足校更显得渺小。

  而距离叶尔凡所在训练场不足百米的地方,新疆宋庆龄足校U16梯队也在进行着常规训练。如果说叶尔凡是已经崭露头角的新星,那么这些孩子就是即将被发掘的璞玉。在去年年底举行的全国U16足球锦标赛上,这支球队力挫一众强敌拿下冠军,决赛里他们2-1战胜了刚从西班牙留学归来的广州恒大U16队。

  如今关注度越来越高的叶尔凡,两年之前也曾是这样一块璞玉。2015年,叶尔凡曾带领新疆U16梯队拿到了首届青运会冠军,这是新疆宋庆龄足球学校组建以来,获得的首个全国综合性运动会冠军。叶尔凡还拿下了赛事射手王的个人荣誉,彼时他已经小有名气,央视体育新闻还以他为采访对象进行了一期报道。

那色尔教练

  一波又一波U16梯队在全国各项赛事中拿下冠军,充分证明了新疆地区的足球潜力。“新疆足球从来不缺人才。”现任新疆宋庆龄足校U16梯队主教练那色尔底气十足地说。

  很多人和那色尔一样,通过一批批孩子看到了新疆足球的希望。可只有像那色尔这样长期坚守在新疆足球青训一线的教练员,才能知道新疆青训面临怎样的困难。

  在新疆U16梯队的训练场上,作为主教练的那色尔甚至比队员还忙碌。这边刚指导完边前卫和边后卫如何打套边战术,那边又要一路小跑到禁区内手把手教门将摘球的手型,整个训练场内有二十几名球员,却只有他这一位教练。

  “我还有一个助手的,不巧他身份证丢了,这两天去补办证件了。”那色尔解释到。其实最初这支梯队一共有四名教练员,只不过有两名教练刚刚离职。“我之前有段时间不在,他们和球员的相处出现了点问题。”新疆宋庆龄足校采取全寄宿制,球队的教练员不仅要教孩子踢球,很多时候也要照顾好孩子们,学会和青春期的孩子朝夕相处。新疆地区招聘青训教练本就困难,招聘标准再一提高,合适的人选所剩寥寥。

  而优秀的青训教练对于青少年球员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叶尔凡直言正是U18梯队主教练帕尔哈提的多年指导,才让他得到了快速提升。“没有帕尔哈提教练就不会有我的今天。”年轻的叶尔凡认为,如果新疆能够涌现出更多帕尔哈提、那色尔式的优秀教练,新疆足球进步的速度会更快。“帕尔哈提教练来了两三年,我们就拿到了全国第一名(2015年正是帕尔哈提带队拿下青运会冠军)。我们新疆需要更多这样的好教练。”叶尔凡说。

  除了青训人才的短缺外,新疆足球还很缺少“敌人”。“我们和内地距离太远了,除了正式比赛之外我们很难与内地球队比赛交流。本地又没什么其他同年龄段的球队,我们只能偶尔约一约大学的球队比赛。”而在那色尔看来,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恰恰需要大量比赛去锻炼。“16岁到20岁,尤其18岁以前应该多打一些比赛。”那色尔叹了口气说。

  新困难老办法

  叶尔凡近两年的高光表现在今年的熊猫杯上达到了顶点,而在中超U23新政的背景下,他这样的青年才俊自然是各大中超俱乐部争抢的对象。最终叶尔凡加盟了江苏苏宁俱乐部,他看重的是苏宁在整个足球领域的布局以及能为他提供的宽广平台。“我的目标不仅是在中超踢球,而是要出国踢球!我要成为张玉宁那样的前锋,希望未来为国足效力。我要先在苏宁好好发展几年,然后争取出国踢球。”叶尔凡如此对懂球帝解释自己的选择。

  由于新疆没有自己的中超球队,所以新疆足球一直难以留下人才。不管是买提江还是巴力,都是得益于华东地区俱乐部的挖掘,才得到了展示自己的机会。

巴力

  但现在新疆足球面临的新问题是,连后备力量也快留不住了。在足球热潮的背景下,各大球队都加大了对青训的投入,而新疆足球这座富矿自然成为了内地球队的必争之地。

  类似叶尔凡加盟江苏苏宁这类转会,对于新疆宋庆龄足校来说尚能接受。一来,俱乐部开出了较为合理的转会费,足校可以拿这笔经费继续培养年轻球员。二来,叶尔凡加盟苏宁对其个人发展也有好处。而过于年轻的球员过早离开新疆则未必是一种好的选择。

  对于足校来说最可怕的是,某些俱乐部和经纪人单纯为了经济利益挖角小球员,根本不顾及新疆足球利益和球员个人发展前景。新疆宋庆龄足校每年招收50名学员,在校期间全部免费。因此球员一旦自由身离开,对于学校来说损失会很惨重。

  “像我们队的7号,早就有一家南方的中超俱乐部看上了,都来问了好多次了。”那色尔指着自己队内的哈力甫江说。这名年轻人是这支全国冠军队内的佼佼者,担任左边锋的他速度和技术都很出色。

  大俱乐部和各类经纪人的挖掘不可能不对年轻球员的内心产生影响,而新疆球员到国青、国少集训,同样会“大开眼界”。据U16队的球员们介绍,今年与他们一起参加全国U16锦标赛的一些球队给小球员发出了总额几十万的奖金,新疆队则完全是为荣誉而战。“要说孩子们完全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到国少去报道,踢得不如他的孩子都拿上奖金了。”那色尔颇为无奈的说,“只能靠鼓舞孩子们这种老办法,毕竟我们不可能跟内地俱乐部拼财力。”

哈力甫江

  腼腆的哈力甫江家在距离乌鲁木齐6个多小时车程的塔城,被那色尔教练选中的那年,他却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来报到,因为那时候他只将足球当做爱好。最终家里人怀着让他“踢球改变命运”的想法,才将他送了过来。“最好能够出名。”离家前他的母亲如此说道。小小年纪就背负着梦想和家庭希望而远离家乡,最初哈力甫江像他的偶像C罗刚到里斯本时一样夜夜哭泣。

  类似哈力甫江这样的孩子并不在少数,新疆人民对足球的热爱无需赘言,但很多家庭却也都对孩子踢球这件事抱着较为功利的想法,指望孩子可以踢出一片新天地。略为浮躁的足球环境,外加部分家长的功利心态,往往会起到拔苗助长的反作用,或是被黑中介利用。某位新疆籍国少球员,就曾被经纪人忽悠到欧洲试训,为此不惜与自己所在俱乐部闹翻,最终试训失败险些无球可踢,最终又回归了原俱乐部。“年轻球员在经纪人的忽悠下认不清自己的实力,而经纪人根本不顾球员未来发展,只是为了赚取经济利益。”该俱乐部负责人说。

  在叶尔凡回归足校备战全运会期间,新疆足管中心主任兼足校校长阿布拉海提每次见到他都要拉住他谈心,党委书记曾波同样如此。“领导们总是告诉我,到了苏宁一定要好好训练。”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叶尔凡说,“我真心感谢新疆足协和领导们的关心。”

  阿布拉海提校长和曾波书记一边走向食堂吃午饭一边聊着即将远走的叶尔凡,“我们不是不愿意放孩子出去,是真的怕他们在外面发展不好。”阿布拉海提说。那天食堂的午饭是每人一份拉条子,校长和书记也没什么小灶,足校工作人员的食堂每天都是如此的大锅饭。

  新现象老争议

  随着叶尔凡加盟江苏苏宁,目前在中超联赛效力的新疆籍球员已经达到了6人,而在中甲联赛还有着更多的新疆籍球员。中国职业联赛的赛场上新疆球员越来越多,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新现象。

  本赛季每支中超球队可注册27名国内球员,以此计算新疆球员在中超国内球员中占比为1.39%,此比例与新疆人口占全国总人口比基本持平。而考虑到新疆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交通状态,可以说新疆球员在顶级联赛的占比已经很高。

伊力哈木江

  而新疆籍球员的另一个新现象则是人才输出途径的多样化,效力于贵州恒丰智诚的伊力哈木江就是这个现象最好的例子。不管是买提江还是巴力、叶尔凡,都是以少年英才的形象映入人们眼帘的。伊力哈木江不同于其他新疆球员之处在于,他走的是一条自下而上的“打怪升级”之路,而不是一出道就技能满点。

  伊力哈木江的出道年龄相当晚,18岁的叶尔凡已经在国字号球队摧城拔寨,伊力哈木江在相同年纪时还是一名新疆师范大学的大一学生。直到2012年伊力哈木江24岁那年,他才加盟贵州恒丰智诚,成为了一名靠踢球吃饭的职业球员,此前他的职业是体育老师。

  尽管热爱踢球,但大学毕业后伊力哈木江遵从母亲的建议,选择了更为稳妥的教师职业。直到两年后他内心对足球的向往让他偷偷跑到深圳找球队试训,彼时还在乙级的贵州队在他去往深圳队试训的路上将其拦下,由此伊力哈木江开始了自己与贵州队一起在五年内完成三级跳的壮举。不管是在中乙还是在中超,他都是这支球队最重要的球员之一。伊力哈木江的这条路走得异常艰辛,但却也比别人都更脚踏实地。

  虽然伊力哈木江的成功属于个例现象,但仍有多重意义。一方面他的出现证明新疆足球青训体系正在向多元化方向发展,而不是再单纯依赖自上而下的培养机制。不过新疆本就不充裕的足球资源,较大部分集中在乌鲁木齐这样的大城市内,并不利于这种多元体系的进一步发展。

  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对比研究其成功之路去反思,为何一些天赋更好、早早接受专业足球培训的新疆球员并没能达到人们预期的高度。

  最重要的是,伊力哈木江从一名业余球员成长为效力于中超的职业球员,作为新疆球员的他对中国足球和新疆足球都有最深刻的认知,由他对“新疆球员、新疆足球到底行不行”这一历来的争议做判断再权威不过。即使在职业联赛效力的新疆球员越来越多,新疆各级别梯队在国内的成绩越来越好,关于新疆足球的争议却从未停息。

  伊力哈木江与其他新疆籍球员最大的不同之处是他的高学历,本科学历不仅在新疆球员中少见,在整个中超也是凤毛麟角。高学历让伊力哈木江拥有更强的自主判断能力,同时也让他能够在圆梦之路上时刻保持高度自律。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就是在中国最高的平台展现自己。这个梦想一直伴随着我成长,从来没有放弃过,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它一直催促着我前进。”伊力哈木江对懂球帝说,可是这个梦想也没有让伊力哈木江好高骛远,尽管此前不止一家中超俱乐部向他伸出过橄榄枝,但他都坚定的说:“虽然有在顶级联赛踢球的梦想,我更希望和贵州队一起去实现。”现在看来他当时的判断和抉择都非常正确。

  为何年轻的新疆球员离开家乡后的发展总是略显坎坷,这同样是新疆宋庆龄足校校长阿布拉海提长期以来思考的问题。“客观的说,孩子太小离家的话,有时候在外面确实难以拒绝一些诱惑。这确实是我们新疆小球员出去发展面临的一个问题。”阿布拉海提说。

  刚刚从新疆宋庆龄足校“毕业”的叶尔凡,也接到了在外闯荡的老大哥们的提点。“很多新疆的前辈跟我说,‘弟弟你要是上了中超不要谈女朋友那些,现在好好训练才是最重要的,千万不要想别的。我们上中超的时候谈女朋友,现在踢得不好’。”对于叶尔凡来说,这些都是前辈们为他提供的宝贵经验。伊力哈木江也为新疆的后辈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年少出名能更早在高水平赛事中锻炼,但必须处理好出名后的生活,要做到极高的节制自己,要不然会毁掉自己的大好前程。我希望这些小兄弟珍惜我国现在大好的足球环境,严格要求自己到更高的平台踢球,球品和人品都做到最好,为新疆足球树立好的形象,为以后的晚辈们树立好的榜样。”

  刚刚从新疆宋庆龄足校“毕业”的叶尔凡,也接到了在外闯荡的老大哥们的提点。“很多新疆的前辈跟我说,‘弟弟你要是上了中超不要谈女朋友那些,现在好好训练才是最重要的,千万不要想别的。我们上中超的时候谈女朋友,现在踢得不好’。”对于叶尔凡来说,这些都是前辈们为他提供的宝贵经验。伊力哈木江也为新疆的后辈们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年少出名能更早在高水平赛事中锻炼,但必须处理好出名后的生活,要做到极高的节制自己,要不然会毁掉自己的大好前程。我希望这些小兄弟珍惜我国现在大好的足球环境,严格要求自己到更高的平台踢球,球品和人品都做到最好,为新疆足球树立好的形象,为以后的晚辈们树立好的榜样。”

  专注于足球青训且拥有多名新疆籍球员的陕西老城根俱乐部负责人表示,足球和教育的完全脱钩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中国足球的落后。“体育和教育的结合是非常关键的一环,但这个恰恰是中国足球所无法解决的一个巨大问题。”这位负责人说。

  学校教育的缺位导致球员在职业生涯中难以自律、面对事物缺少独立思考能力,这并不是新疆球员才有的问题。只不过新疆球员在语言、文化、饮食等方面存在差异,导致这文化教育缺位的现象容易被放大。

  “我们新疆球员脾气太爆了,这也是一个问题。有时候到了内地,他们也没什么恶意,但说话太直、脾气太爆,有时候导致他们难以融入,或者不被教练喜欢。”阿布拉海提认为这其中既有文化背景不同的原因,也跟新疆球员过于年轻就出去闯荡有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嘛,你把上海的梧桐拿到我们乌鲁木齐来也活不了。除了文化上的不同,饮食上的不适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出去的孩子们。”

  伊力哈木江在24岁时拿着本科文凭加盟了贵州恒丰智诚,但较大的年龄和高学历并没有让他的脾气变小。“我那时候脾气特别暴,每次教练都嘱咐我不要跟裁判计较,把球踢好就行。”参加某节目时依力哈木江回忆道,他的队友则表示教练要求只要球队发生冲突第一时间要去抱住依力哈木江,不管其是否在参与冲突。

  对于新疆足球的整体看法,依力哈木江与那色尔非常一致。“新疆小球员先天条件都非常好,身体素质和爆发力方面都很适合足球运动。”不过他经历过了中乙、中甲和中超之后,也认识到了很多新疆球员身上的不足。“一部分新疆球员在球商方面存在一定劣势,这是由于缺少完善、先进的青训系统导致的。同时,新疆足球的硬件设施也比较落后,希望外界能在这些方面多帮助新疆。”伊力哈木江说。

  部分业内人士质疑新疆足球过于依靠身体,他们近几年在青少年阶段成绩斐然正是因为新疆球员身体发育较早,而一旦到了成年组新疆球员将丧失身体优势,同时技术粗糙的缺点会暴露无遗。对于这种指责,那色尔完全不能接受。“我有信心说,我带领的这支U16球队是全国同年龄段技术能力最好的。以前他们总说新疆球员技术不好,所以我下了大力气去抓孩子们的技术。”那色尔说。

  新疆宋庆龄足校每个年龄梯队都采取主教练负责制,从选材开始就由主教练全权把关。“这批孩子就是几年前我跑遍整个新疆挑选来的。”那色尔介绍到,由于每位主教练对足球的理解不同,因此新疆各级梯队的踢法也存在差异。阿布拉海提校长表示,新疆足球固然有一些自己的风格,踢法相对直接一些,但这并不代表新疆足球很粗糙。

  至于为何到了成年阶段,新疆球员的优势会逐渐消失,以上诸位认为文化语言差异、青年阶段缺少比赛锻炼、饮食上的不适应,以及无法拒绝外界诱惑都是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甚至主教练和球员的沟通,也是新疆球员需要学习的。“全运会资格赛的时候我们U18梯队换了一名德国教练,结果不是很理想。换回帕尔哈提教练后,成绩立刻就好了。”在阿布拉海提校长看来,只有新疆教练才能最懂新疆球员,因此新疆球员走出新疆时最先要学会的就是和教练员沟通。

  8月3号,叶尔凡领衔的新疆U18男足在全运会三四名决赛中战胜江苏队,拿下了新疆史上首枚全运会足球项目奖牌。“让历史去评价吧。”率队出征的阿布拉海提在天津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结语

  短短月余的时间,只能采访到几位奋战在新疆青训一线的人士,不可能洞悉新疆足球的全貌,只能是管中窥豹。通过这一系列的采访,我们感受到了新疆人对足球的热爱,也看到了他们在某些方面的优势。同时我们也深刻认识到青训教练短缺、训练设施落后、青训资源分配不均、经费不足、与内地交流不便、文化饮食差异等诸多方面因素对新疆足球的限制。也许本文并不能平息关于新疆足球的争议,但希望通过本文让跟多人关注到新疆足球,让更多社会资源能够帮助到新疆足球。


友情链接|联系我们|招聘信息| 京ICP备12027846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329
             © 版权: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